勘探

在Tulkubash和Kyzyltash带中,现有的许可区域范围内具有巨大的勘探潜力。矿体较宽,沿走向连续性很强,并且顺倾斜方向和沿走向延伸。

Tulkubash矿床

截至2016年,勘探工作主要集中在Kyzyltash地层。 2017年,按照分阶段开发方式,勘探重点转移到了Tulkubash氧化带。在采矿许可证范围内,已经在大于1克/吨的土壤异常中确定了大量金。

其中最强的土壤异常位于许可区域的东北部,与Kyzyltash带中所见的最强矿化相一致。到目前为止,所有Tulkubash带中的勘探工作都是在许可区域的西南部开展的。随着勘探活动在2018年和2019年进一步向东北方向推进,预计矿产资源量将大幅增长。

在East Chaarat勘探许可证范围内,沿矿化带走向具有进一步勘探的潜力。在该许可区域内,已经确定了大量品位大于1.0g/t的土壤异常,并且2018年将继续开展地表工作。一旦了解了当前采矿许可证范围内的全部氧化物矿化程度,这些区域将成为用来确定资源量的钻探目标。

Chaarat项目地质情况

Chaarat项目沿Sandalash河谷分布,其代表着北东向延伸的背斜的枢纽带。矿化出现在该背斜的西北翼,赋存在由寒武纪-泥盆纪硅质碎屑岩组成的序列(Tulkubash带)中,该序列被奥陶纪块状石英岩(Kyzyltash带)所逆掩。沉积岩石的走向为北东,并向北西倾斜40-60度。

二叠纪-三叠纪花岗闪长岩和闪长岩侵入岩与金矿化有关。闪长岩岩脉似乎与矿化密切相关,在某些地区,它们的接触面被矿化。金矿化受到构造控制,出现在两个近似平行的矿化带中,即Tulkubash和Kyzyltash带。

Tulkubash

Tulkubash带内的矿化特征是具有强烈的硅化以及大量石英。广泛分布的硅化和深层氧化与Kyzyltash带形成了鲜明对比,在Kyzyltash带中只有少量石英,主要出现在较薄的细脉和极少量的岩脉中,并且没有明显的氧化。Tulkubash带中的砷含量和砷/锑比植均较低,这是另一个明显的区别。

冶金测试和氰化物可溶性金测定表明,大部分已开采的矿石能够进行堆浸。沿Tulkubash带出现的蚀变的相似性表明,地球化学环境可能使得整个矿化带主要形成氧化物矿石。

Tulkubash带是一个矿化的构造带,呈向东北-西南向延伸,并与Kyzyltash带平行。Tulkubash带向北东陡倾斜(60-90度),宽度可达250米,由多条厚度可达45米的矿脉组成。开发钻探表明,该带沿着其确定的长度延伸,并逐渐变薄。

Kyzyltash

Kyzyltash带是一个由主带和接触带矿化组成的含硫化物矿体。

主带是一条由网状和辫状斜向走滑断层组成的北西-南东向系统,其中这些走滑断层向北西陡倾斜。大量共轭构造和里德尔剪切交叉为矿化提供有利的区域。主带构造发育在Sandalash河谷下部斜坡上的Kyzyltash带中的粉砂岩内,并包括几个沿走向分布的不连续矿化体。

接触带是一个发育在Tulkubash和Kyzyltash带之间的剪切系统。在该带中,已经发现的不连续矿化长度超过10公里。接触带构造的走向为北东-南西,向北西倾斜45-60度。

在5300、4600和4000矿段,已经对沿走向分布的三个独立的项目进行了钻探,并在5300矿段进行了大量地下开采。金矿化赋存在被剪切的粉砂岩中,显示有绢云母蚀变,含少量石英脉和方解石-铁白云石,以及约10-15%的黄铁矿、辉锑矿、黝铜矿和毒砂-都与金矿化有关。

矿化系统

在Charaat项目中,矿化及相关的热液蚀变在成因上与沿着由左旋、斜向走滑断层构成的区域性系统分布的火成侵入岩有关系。在这种背景下,存在两种不同的矿化类型。在Tulkubash带中,沸腾结构和广泛的氧化、硅化以及含有锑和砷的金地球化学组合,指示了一个类似于赋存有矿床的沉积物的浅层热液环境。

Kyzyltash带在更深的环境中形成。普遍存在的绢云母化、浸染状硫化物和矿脉内的铁白云石化以及石英细脉相对缺乏(通常体积小于5%体积)表明,沉积作用的普遍模式受热液流体与富长石围岩的反应控制。这些带被分类为中温热液矿化。这些矿床在几乎等温的条件下形成,可以延伸到很大的深度上。已经证实,接触带中的矿化超过1.3km的垂直范围,并且在深度上和沿走向方向不受限制。